TAG标签集合

鬼萝莉手机站

收藏本站:Ctrl+D

当前位置:主页 > 999篇鬼故事 > 医院鬼故事 >

长梦

发布时间:2018-12-27 09:46 类别:医院鬼故事

  

    改编自伊藤润二的同名漫画
    你经常做梦么?
    你的梦境,是美好的,还是不堪回首的?
    你是否曾留恋梦中的花样世界,不想回到现实中?你是否在梦中战栗,到醒来仍是打着寒战?
    如果你属于前者,那么,看完我的故事,你会觉得,人,还是不做梦的好。
    真的。
    我是县综合精神科的医生,见过形形色色精神上患有各种疾病的病人,他们都不像正常人那样思考问题。而我的职责就是开导他们,让他们像正常人那样想问题,让他们对自己的生命重新升起希望。
    麻实是我的病人之一,她很热爱自己的生命,热爱到了时时刻刻惧怕死亡的地步,总觉得自己上就要失去鲜活的生命了。
    “啊,我不想死……不想死……”
    早上,我照例去查房,麻实又是趴在床上不停地叫喊。
    我走过去,坐在她的床边,笑着说:“麻实,你不会死的。我敢担保哦。”
    麻实听见我的声音,马上从床上抬起头,“黑田医生,我不想死!我不想死啊!”
    “麻实,你放心吧,我们正在尽力和你的病战斗,你很快就会好起来的!你不可以放弃希望,要努力啊!”
    “不!医生你不要骗我了,我马上就要死了!”麻实“呜呜”地哭了起来,“昨天晚上我见到死神了!他就在我的病房门口游荡着,等着我死去!”
    “死神?”我一怔。
    旁边的护士连忙解释说:“是这样的,昨天晚上有一个病人一直不睡觉,在走廊里乱晃,不巧被麻实看到了他的身影。”
    “是这样啊。”我笑了笑,对麻实说:“那不是死神,他是住在另一间病房里的病人。”
    “你骗人!”麻实大声叫喊:“世界上哪有那种人?!那根本不是人的脸!那种脸是住在黑暗地狱的人才会有的!实在是太恐怖了!!”
    “住在黑暗地狱的人么?她的感觉实在是太敏锐了!”走出麻实的病房,我依在走廊的柱子上,点燃了一根香烟。
    “是啊。”刚从医学院毕业的实习医生川岛亦步亦趋的跟着我,“她会发觉自己的病,比一般人更惧怕死亡,这些都是因为她的感觉比一般人敏锐吧……”
    我点点头,“恩。可是,他怎么开始在半夜徘徊不睡觉了?是开始惧怕睡觉了么?”

    “您说的谁啊?”
    “就是被麻实误以为是死神的向田哲郎。”
    “向田哲郎?”
    “啊,你刚到这医院不久,还不知道这个病人。他是两个月前到我们医院开始接受治疗的。”我边说边领着川岛往向田的病房去。“他说他会做很长的梦,这让他非常困扰。”
    我的思绪飞回了两个月之前。
    “哦?长梦?你觉得大概有多长?”我饶有兴趣地盯着前来就医的向田哲郎。
    “刚开始的时候……大概是一个月之前……”清瘦憔悴的向田缓缓地说:“我觉得一个晚上的梦有两、三天之久。”
    “哦,也就是说,你是在起床后觉得梦很长的么?”我从医学的角度分析道。
    “不,不是的。是我在梦中觉得梦很长,我很清楚的记得。”向田摇了摇头,继续用缓慢的语调说:“刚开始,我以为是我多心了,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的梦越来越长。如果做的是让人愉快的梦那也就算了,可是,你知道么,我做的都是噩梦!我实在是受不了了,只有到医院来。医生,请你一定帮助我,我实在是不想再做那长的噩梦了!”
    我像听笑话一样听他说完,问他:“那么,你现在的梦有多久呢?”
    向田想了想,说:“昨晚的梦,大概有一年。”
    “一年啊。”我差点笑出声,多么搞笑啊,做梦能在梦中过一年,这怎么可能呢?这个人一定是产生幻觉了。
    “医生,这是真的!”向田大概看出了我的不屑一顾和不相信,急坏了。“我现在对昨天的记忆都很不清晰,这已经对我的日常生活造成了困扰!因为,对于我而言,昨天的事已经是去年的事了!”
    我看着急得面红耳赤的向田,忽然产生一种莫名其妙的恐惧感:难道这个人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?他真的在梦中过了一年之久?到底是他在说谎,还是他的精神有问题?亦或是,他真的做了长梦?
    我让向田办理了住院手续。当天晚上,我留在他的病房里,搬来了所有最先进的仪器。然后我让他入睡,我守在他的身边,等待着他开始做漫长的噩梦。

    向田开始入睡了,就在那一刹那,他全身痉挛,眼球剧烈转动。当时脑波呈现深度沉睡的状态。可是,那所有的一切都在一瞬间结束。
    我马上叫向田:“向田,快起来!向田!”
    向田似乎还没从梦中醒来,只是“唔”了一声,便没了反应。
    “向田,快醒醒!你刚才是不是做梦了?”我连推带拉,向田终于醒了,他迷惑的看着周围,“这是哪?”
    我吓了一跳,“这里是医院啊!你忘了,你昨天来住院了!”
    “住院?”向田坐在床上沉思了良久,“哦,对……我想起来了……我住院了……对……我又做梦了…….那是个恐怖的梦……而且长一年半的时间……”
    当时我的脊背都冷了,全身都是冷汗。凭知觉,我知道他不是在说谎,他的确是做了很长的梦,长达一年半之久!
    之后我又仔细观察了几个晚上,得到了一个结论——
    他在沉睡时有一瞬间会全身痉挛,他就是在那一瞬间做梦的。而他本人却觉得那一瞬间是好几个月的时间……也就是说,他产生了错觉,做长梦的错觉。
    可是,我始终想不明白他做那种梦的原因是什么,医学界也没有类似的病例可供研究。
    又过了几天,比住院时更加憔悴的向田来到我的。“医生,你什么时候才能治好我的病?”他有点急不可耐了。
    “哦,我们正在找你的病源以及治疗的方法,你再忍耐一下吧。”我只能如此来应付他,因为我们实在不知道他这算是什么病。
    “医生啊……”向田的眼圈黑黑的,他总想让自己永远不睡觉,可是那是不可能的,没人能够不睡觉,所以他最后总是会不经意的睡着。“我的梦最近越来越长了,昨天的梦,有十年之久……”
    我听着他说话,忽然有种没来由的恐惧,连忙打断他,说:“你听好向田!你之所以觉得梦很长那是你的错觉,其实那是一瞬间的事!我在你身边观察了好几个晚上了,绝对不会错的!因为全都是错觉,所以你完全可以不去害怕那些所谓的长梦!”
    “你没有看到过我的梦,才会说出这种话!!”向田气愤极了,好象我侮辱了他一样。“你不明白我的梦到底有多现实、多恐怖!我在梦中有多孤单、多无望!昨天晚上我梦见我是一名士兵,为了逃避敌人的追击,在热带雨林里躲藏了十年!你知道那十年有多漫长么?!前天梦到的是毕业联考,我整整九年都在熬夜和考试!还有八年是在找的痛苦中度过的!你知道我当时的心情是多么的绝望么?!”
    我摆了摆手,示意向田冷静下来。我说:“那都是错觉,我们现在正努力找出原因。你再忍耐下吧……”
    向田也理解了我的无奈,他站起来,“我知道了,可是请快一点。不然的话,我的梦就要变成一、二百年之久了。我实在是不敢想象,到了那时候我会变成什么样子,我无法想象……”
    我也无法想象。

    
    他的梦果然越来越长了,等到他住院20天之后,他要很辛苦的才能想起来前一天的事情,好象今天和昨天之间相隔了五十年一样。一个月之后,他每次醒来,都会用和前一天不同的语调说话,就好象一百年前的人类和现代的人说话所用的语调不一样是同样的。他的脑,他的思维,说不定真的已经经过了那么长的时光,就好象,他的思维已经迷失在和我们所在的世界不同的另一个空间里一样。
    我停住脚步,对川岛说:“不仅如此,最近,他的脸形也起了变化。就像是人类在漫长的时间里进化了一样,他的外观也进化了……”
    “外观?”川岛听的入神,脸上都有了冷汗。
    是的,外观。
    川岛跟着我走进向田的病房后,终于明白了麻实为什么会把向田误认为是死神。向田的脸,已不是我们现代人的脸,就像是科幻电影里的外星人一样。他的脑变得巨大,头皮和身上的皮肤破裂,象是田地里干裂的枯土。鼻子扁平,只剩两个鼻孔。而眼睛,已经没有了眼帘,眼球显得很大,里面布满血丝。
    看见我们进来,向田用很奇怪的语调问:“这是哪?你们是谁?”
    我走向前去,说:“我是你的主治大夫黑田,你快想想。”
    向田怔了下,忽然伸开他僵硬的胳膊,向前探着身子,嘴里发出“啊啊啊啊啊啊”的怪叫声。
    我和川岛都吓了一跳,同时往后退了一步。
    好在向田马上又把胳膊收了回去。“我最近醒来总是做这种意义不明的事,也不知道为什么。说不定我还以为自己是在梦中吧?”顿了顿他问道:“麻实在哪里?”
    我和川岛正准备离开,听见他问这句话,马上都回过头来。他找麻实干什么?

    见我们不回答,向田有些愤怒,“我的妻子麻实怎么不在?她和我自从在数千年前结婚之后,片刻都没有离开过我!现在她怎么不在?她在哪里?!”
    数千年前?我有点明白了,这次,向田的梦,大概经历了上千年之久了。
    “对了,这里就是我和麻实当年相遇的医院!”向田下了床站在地上,“数千年前,我和麻实就是在这病房里认识之后陷入热恋!啊——!”他忽然指着我尖叫一声,“你就是当年想要拆散我们的那个男人!你把麻实藏到哪了?!快把麻实还给我!!”
    我无比震惊地看着他指着我的鼻子说了一大堆我听不懂的话,然后向病房外冲去。
    “遭了,他要去麻实的房间!”
    “要阻止他!!”
    我和川岛在向田身后穷追。
    向田昨晚睡觉之前在麻实的病房见到了麻实,便在梦中梦到了她,还和她结婚……跨越了数千年的婚姻生活让向田已经分不清现实和梦境了!!
    向田边跑边喊着麻实的名字,而此时,在麻实的房间里,护士正在劝自以为马上要死的麻实吃饭。
    向田推门而入,“麻实……”
    麻实一抬头,看见奇模怪样的向田,一声凄厉的惨叫立即回荡在病房大楼里:“啊——”

    “麻实……你怎么了?”向田还想走近,麻实吓得从床上滚落下来,“啊,你又出现了!死神!!”
    “死神?我……麻实……”向田有点转不过来弯了。
    护士正准备出去叫人,我和川岛气喘吁吁的赶到,连拉带扯把向田拖了出去。
    “对了,那是梦……”在我的诱导下,向田终于痛苦的想起了一切。“我和麻实度过的美好时光只不过是个梦……在现实中,麻实不但不是我的妻子,还当我是死神!”
    我在旁看着他,不知所措。
    “黑田医生。”向田可怜吧吧地望着我说:“我很害怕,这样下去我的梦会变得更长。那么,不久之后,我会不会做永远都不会完结的梦呢?”
    “我不知道。”我老老实实的回答。
    “那么,做了永远都不会完结的梦之后的第二天,我……”向田忽然走近我,瞪着他浑圆布满血丝的大眼睛,“会变成什么样子呢?”
    “不要啊!我不想死!!”
    距上次向田闯进麻实的病房里的时间已经又好几天了,麻实这几天无时无刻不在叫喊。此时,被向田吓到的麻实在床上使劲乱蹬,几个护士按都按不住她。
    我和川岛在一旁无奈的看了一会,便走了出来。
    “她的病情不太理想。”我对川岛说:“她太畏惧死亡了,从未见过有病人像她这样畏惧死亡的。”
    川岛点点头,“那么,向田现在怎么样了?”
    对于这个特殊到了极点的病例,没有人会不去关注它。川岛刚毕业,好奇之心更重。
    “这个……”我很无奈的说:“我也不知道他已经到了多遥远的未来了。”
    我带着川岛打开向田病房的房门,经过这几日,向田的外观又起了很大的变化,就像软骨动物一样,浑身的肉都软软的搭在身上。他已经不会用人类的语言了。所以,我也再无法跟他进行交谈。只是不知道,他现在的梦,有几万年……

    
    这天晚上,向田的身体做了最剧烈的痉挛,眼球的转动也是最激烈的。我的知觉告诉我,他梦到了永远。
    我一夜没睡。我想知道,梦到永远的向田明天会变成什么样子?明天早上他会醒来么?梦到永远是怎么一回事呢?向田的梦明明只是一瞬间的事,在那一瞬间会存在永远么?这长梦究竟是不是他的错觉呢?
    我是被从向田床上传来的“啪”“啪”的脆响给惊醒的。
    我拍了拍昏昏沉沉的脑袋,埋怨自己怎么一点耐力都没有,想好的要一直看守着向田的,竟然在不知不觉间睡着了。我下意识的往向田的床上看去,无比吃惊的发现,向田的身体像压碎的玻璃一样碎成了无数细小的碎片!窗户没有关,清晨的风带着凉意刮进来,变成碎片的向田随着风飘散。
    他的思维,真的进入了永恒!
    我把向田的碎片拿去研究,在他腐朽的脑中,我发现了一些结晶,用各种方法都无法检测出这是什么物质的结晶。我估计这结晶一定和他做长梦有着莫大的关联。
    日子飞快的过去。
    向田不在了,我开始时时刻刻关注我的另一个重病号——麻实。
    “麻实最近安静了好多呢黑田医生。”护士看见我高兴地说:“是不是镇静剂起了作用?可是好象以前没用的,怎么最近忽然有用了呢?”

    我没怎么理会喋喋不休的护士,走到麻实床边,“麻实,你最近感觉怎么样?”
    “黑田医生啊。我觉得,今天心情不错。”麻实看了我一眼,又闭上眼睛。
    “那就好。”
    “可是,医生……有件事很奇怪,我总觉得我的梦变得很长……昨天我的梦有一个月之久……”
    我正准备出去,闻言一动,但没有回头。
    “黑田医生,你有没有发现,麻实最近有点变化!”川岛有点激动的问我。
    “有,她在做长梦。”我缓缓地说。
    “您果然发现了!她的外观也在起着变化!就像向田一样!”川岛站住不走了,“医生,这是怎么回事?是传染性疾病么?”

    我继续往前走着,“不是。我告诉你事实好了,我把从向田脑中发现的结晶放在食物里给麻实吃了。”
    “什么?!”川岛紧追几步拽住我的衣服,“您说什么?!”
    我甩开他,不紧不慢地说:“要调查清楚结晶的作用,不放在人的身上试试怎么会知道呢?”
    “您说什么?!”川岛大声叫了起来:“您是在用麻实做人体实验么?!您怎么可以这样?”
    “冷静一点川岛!她害怕死亡,她最害怕的就是消失!那么如果让她做长梦呢?如果她梦到了永远,即使她死了,她的精神依然会进入永远,哪怕那只是一瞬间的错觉!我是在解脱她!”我对着川岛喊完一系列的话后,平静地补充道:“如果能那这做长梦的技术开发出来,那么,人类将不会畏惧死亡了,人类就可以将对死亡的恐惧永远放逐!你说,这是不是一项空前绝后的伟大的发现?!”
    “别……别说这愚蠢的话了!!”川岛并没有信服我的话,“你这是对死者灵魂的侮辱!!”
    侮辱么?可是,我看见麻实沉浸在长梦中,不是忘却了死亡么?
    不管怎样,我将继续我的事业,如果你畏惧死亡,那么,来找我吧,进入长梦中,进入永远……

     此故事来源鬼萝莉(www.gllgs.com),想看更多无广告鬼故事,请搜索鬼萝莉鬼故事,来找到我们







    下一篇:婴偶 上一篇:医科院的诡异故事

    本站内容均为虚构,一切内容均为娱乐,请各位看官切莫当真!
    我们要严格遵守富强、民主、文明、和谐,倡导自由、平等、公正、法治,倡导爱国、敬业、诚信、友善,积极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!抵抗一切封建迷信!引导网民健康向上的生活。

    本站资源来自鬼萝莉站长网络收集,及个人投稿.仅供大家学习和交流,请各位遵循相关法律法规,鬼萝莉一切内容不代表本站的立场,如有侵权、后门、不妥请联系站长删除